• <wbr id="su0os"></wbr>
  • <menu id="su0os"><td id="su0os"></td></menu>
  • 您好!歡迎來到生態茶葉電商平臺!會員登錄|立即注冊 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政策解讀 » 正文

    芳村大益茶炒作爆雷調查:有交易平臺稱虧損超千萬 廣州官方已在調查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2-07-05  瀏覽次數:120
    核心提示:  外觀看似普通的普洱茶,你相信它能被炒到200萬嗎?  最近兩年,大益茶倉頡號、軒轅號等茶品被爆炒,消費茶被炒成了天價茶。
       外觀看似普通的普洱茶,你相信它能被炒到200萬嗎?

      最近兩年,大益茶“倉頡號”、“軒轅號”等茶品被爆炒,“消費茶”被炒成了“天價茶”。然而,一篇《大益新茶炒作暴雷!芳村茶市再次沸騰!倉頡號,炒家們的墓碑》的文章近日被廣泛傳播,內文主要涉及大益新茶炒作爆雷。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連日調查發現,“天價茶”的交易地點主要在芳村,普洱茶甚至被當成期貨炒。一茶葉交易經紀人告訴記者,前段時間,他們公司開空單爆倉,虧了2000萬。不過這類期貨交易并非開具真正的交易交割單,而是用提貨單等形式偽裝。

      

     

      引發風波的“倉頡號”茶餅。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陳浩攝

      事實上,大益茶炒作已久,類似的“爆雷”情況也多次出現。

      多位專家和律師表示,存在期貨屬性的普洱茶交易已經涉嫌違規,即便沒有公開承認交易所的身份,但應實際參照“實質大于形式”的原則。

      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回復記者稱,此次的“倉頡號”爆雷事件涉及金融欺詐,目前廣州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和公安部門已經介入調查。

      “倉頡號”爆雷

      6月24日下午,廣州芳村解封,此時距芳村實施封閉管理已經過去了21天。作為全國最大的茶葉交易市場,知名的芳村茶葉批發市場也在沉寂近一個月后恢復營業。

      

     

      廣東芳村茶葉城外景。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陳浩攝

      剛恢復營業,“倉頡號”就成為焦點。

      就在解封前一天,6月23日,云南大益茶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云南大益)通過微信公眾號“益友會”發布了“2021倉頡號”即將上市的消息。云南大益稱,“倉頡號”甄選布朗山核心名寨古樹茶為原料,經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大益茶制作技藝”研配特制而成。

      云南大益還表示,此次“倉頡號”分兩種發售形式:一是單餅禮盒裝,共發售20000套(357克/餅,1餅/套),每套價格為11760元,“益友會”APP尊享會員可以在APP上進行申購,每人限購一套;另一種是云南大益的傳統經銷商渠道配貨,以單提發售(7餅/提)。

      盡管“倉頡號”散提正式售價和經銷商渠道配貨數量還未公布,芳村茶市也才恢復營業,但炒家已開始一輪新的博弈。

      自6月25日開始,芳村最大的茶葉交易平臺東和茶葉網站上已經有了“倉頡號”散提的報價,每提報價超過10萬元,此后價格不斷走高,并一度接近20萬元/提。

      

     

      芳村最大的茶葉交易平臺“東和茶葉”。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陳浩攝

      “如果運氣好,在益友會平臺上搶到了,就算只有幾萬,倒手賣就能賺。”一不愿具名的大益茶前員工表示。

      然而,一篇《大益新茶炒作暴雷!芳村茶市再次沸騰!倉頡號,炒家們的墓碑》的文章迅速傳播,讓大益茶炒作現象再為外界所關注。

      “我們公司也有爆倉的。”劉林(化名)是芳村一家茶葉交易平臺的經紀人,其向記者表示,公司虧了兩千萬左右,主要是開空單爆倉。比如說你11萬賣,當它漲到13萬,就要按照后者價格買貨交割。據他所知,當時有十萬、十一萬放空單,然后市場價格拉到十八、十九萬,開空單的就爆倉了。

      劉林所指的是大益茶市場交易所有的期貨概念。當然也有做多享受財富增值的。比如持有2017年的“軒轅號”,那時候出廠價為3萬元/件,期貨價格有的到了7萬元~8萬元/件,“有客人收了幾十件,今年最高峰‘軒轅號’甚至漲到200萬出頭。”其進一步稱,按照8萬元/件的價格,30件差不多240萬元的成本,今年最高峰賣兩件就可以回本。

      梁源(化名)是芳村一家茶葉交易平臺的經紀人,已有三年從業經驗。他告訴記者,在云南大益發布了“倉頡號”的發售信息之后,芳村茶市就開始出現“期貨交易”:“‘倉頡號’的期貨交易跟股票交易一樣,買家和賣家圍繞‘倉頡號’訂立一個合約,形成一個交易‘倉頡號’的合約價格,等到‘倉頡號’正式售價公布,不管最終價格比合約價格是漲了還是跌了,雙方都要以最初的合約價格來進行交易。”

      據了解,云南大益此次發布的“倉頡號”屬于高端號級茶。2017年,云南大益曾發布一款號級茶“軒轅號”,給經銷商的配貨價為3萬元/件(6提/件),發布以后價格飆漲,最高達到了192萬元/件,目前其行情價依然維持在150萬元/件的高位。

      同屬于高端號級茶的“倉頡號”,一經發布便吸引了整個芳村茶葉市場的高度關注,被許多炒家認為是難得的投資品種。

      “‘軒轅號’發布的時候很多人覺得錯過了,他們覺得這次的‘倉頡號’一定不能錯過。”一名芳村的茶葉交易平臺經紀人稱。

      多名芳村茶葉交易平臺的經紀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云南大益給經銷商渠道的“倉頡號”配貨量為6000提,但實際流通到“二級市場”的數量則不到1000提。記者了解到,云南大益給經銷商“倉頡號”的配貨價為7萬元/提,是有史以來配貨價最高的普洱茶。

      “經銷商渠道是有6000提‘倉頡號’,但很多經銷商不愿意這么早就把貨賣出去,流通到二級市場的散提數量非常少。”梁源告訴記者。

      像大益倉頡、軒轅這類的新茶,足夠稀缺,以大益專營店的規模為標準,每家店的配貨比例均不一樣。

      “通常大店的配貨要比小店多。”一名已從大益茶離職的前員工透露。實際上,成為大益專營店的門檻較高,據其了解,現在加入大益要有上千萬資金才行。由于這類高端茶已經流入交易市場,尚無法判斷經銷商和藏家,誰持有的貨更多。

      在芳村茶市的“期貨交易”中,賣家手中可以沒貨,在茶葉流通到“二級市場”前就可以開一個“空單”。

      “但到了合約兌現日,賣家必須把貨找到,以之前約定的價格把貨物交付給買家。”梁源介紹道,“一個炒家一開始以10萬/提的價格放空單,交貨的時候是18萬/提,一提就虧8萬,他如果空單放得太多的話就會承受不起損失”。

      不過,這種所謂“空單”的憑據并非是一般金融期貨市場交易的空單,而是一張憑條。一經紀人向記者出示了這種憑條,上面抬頭寫的是送貨單,標有品類、數量、單價、總價、客戶付款方式、日期等。從外表看,這張送貨單和一般茶葉買賣單據沒有多大差別。

      

     

      所謂“期貨”憑據:憑條。

      在“倉頡號”行情價不斷高漲的情況下,“空單”兌現的幾率也越來越小。從7月10日開始,因為無法兌單,芳村茶市發生了多起肢體沖突事件。多位芳村茶市從業人員告訴記者,此次“倉頡號”爆雷事件影響惡劣,后續市場或許會減少“期貨交易”。

      而從7月11日起,東和茶葉表示,為配合有關部門工作,協助促進市場良好發展,官網已經暫停“倉頡號”報價。

      目前,芳村茶市的各個交易平臺網站仍未恢復“倉頡號”的報價。

      茶界“華爾街”

      芳村位于廣州市西南部,臨近佛山,是全國最大的茶葉批發市場。在占地10萬平方米的批發市場里,有上萬家茶商聚集于此。

      

     

      芳村某街道。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陳浩攝

      7月15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芳村茶葉市場,市場里的茶商檔口鱗次櫛比,但是街道上行人稀少,門店也鮮有人進出。

      李濤(化名)所在的茶葉交易平臺已有十余年的歷史,是芳村最早的茶葉交易平臺之一。15日下午,記者走進李濤所在平臺的門店,二十多個業務員坐在大廳里面,在手機上不停地操作。

      李濤說,現在業務員都是通過手機進行買賣操作,買家和賣家不需要見面,也不需要線下交易,通過交易平臺可以實現全線上交易。而說到炒茶,大益“倉頡號”的爆雷是繞不開的話題。

      實際上,“倉頡號”爆雷的發生絕非偶然,類似的期貨交易模式由來已久。據悉,自2006年開始,隨著芳村市場普洱茶期貨交易苗頭的出現,很多普洱茶大品牌便爭先恐后地加入到期貨交易中。而自2013年起,大益茶漸漸崛起,并成為期貨交易的新主角。

      “最近大家都被‘倉頡號’煩死了,哪里有心情做生意,‘倉頡號’還有百分之三四十的單沒有對(單)完。”李濤稱,買家和賣家通過他所在的平臺進行“期貨交易”,因為有大量空單無法兌現,他們作為平臺方為交易進行擔保,在這一次“倉頡號”爆雷事件中損失了幾百萬。

      芳村炒茶由來已久。據李濤介紹,2007年左右就有人在芳村炒大益茶,芳村最早的茶葉交易平臺則是在2010年左右建立起來的。李濤所在的交易平臺官網,有每一款大益茶的詳細報價和價格走勢,會像股票一樣對每款茶葉每天的價格漲跌進行更新。而在另一交易平臺上,甚至有模仿股市的大益茶“大盤指數”,該指數從2014年更新至今。

      交易平臺上的茶葉報價都是如何形成的?李濤介紹道,交易平臺的業務員在每天的交易中會收集交易價格,然后由專人把當天的成交價格更新到行情網站上。“行情網站上的價格只是一個參考價,實際成交價格會在參考價上下浮動,但不會偏差很大,實際成交價格跟茶葉的品相也有關系。”

      在芳村,交易平臺的作用主要是提供行情報價、撮合買賣成交、提供驗貨和倉儲服務。比如,在一單交易中,買家提供需求給平臺業務員,業務員發布需求尋找賣家,等買賣資源對接上以后,平臺業務員再撮合成交。買家拿到貨以后,平臺業務員還會幫忙驗貨,保證買家拿到的都是真貨。如果買家有倉儲需求,平臺方還會提供倉儲服務。

      “等你想賣的時候,給我一個電話,我就幫你尋找買家,尋找到買家以后再出庫。”李濤表示,整個交易過程中,買家賣家不需要見面,也不需要見到實物。

      梁源說:“我們平臺就像證券交易所一樣,幫客戶買賣茶葉。”據了解,整個芳村茶市有數十家類似的交易平臺。

      交易過程中,平臺方會收取一定的傭金,費用多少則沒有固定的標準。“比如幾萬塊交易額的話,我們最多收個幾百塊錢手續費。如果是上百萬的交易額,可能會收個一萬塊錢手續費。茶葉買賣操作起來還是稍微有些麻煩的,不像買賣股票那么輕松,在手機或者電腦上點擊幾下就可以了,我們還需要去驗貨,去跟客戶溝通。”梁源解釋道。

      此外,在整個交易過程中,買家賣家跟平臺方并不簽訂合同,只會開一個單據,單據和轉賬記錄則是交易的憑證。梁源表示,平臺方對買家賣家來說都起一種擔保作用,沒有交易平臺作為第三方進行擔保的話,買家賣家之間容易發生糾紛。

      “芳村為什么能生存到現在?就是靠信譽這兩個字,一直管到現在,不然這個茶葉批發市場早就沒了。”李濤稱。

      劉林表示,一般大的檔口信譽很好,不會出現跑路的情況。而如果是小檔口,就有爆倉后逃走的可能。

      

     

      位于芳村的一家大益茶門店。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陳浩攝

      “賭博”

      15日下午,在芳村的一家大益茶專營店里,當記者詢問“倉頡號”的報價時,店老板表示散片價格為1.72萬元/片,有現貨;散提報價為19萬元/提,但是需要從其他地方調貨。

      上述的“期貨交易”中,缺貨的也只是散提,散片的數量相對來說比較充足。

      梁源還記得,剛來芳村茶市的時候,和很多平臺業務員一樣,他自己也炒茶。他曾經花四千多元買一款茶,很快就漲到了一萬,“那個時候覺得賣一次賺六千簡直太爽了”。

      交流中,多名平臺經紀人都向記者推薦購買中老期大益茶。“中老期茶抗風險能力會強一些,一些茶漲幅會比較大,流通性也比較好。”其中一名經紀人對記者表示。但多名經紀人也向記者坦承,現在大益茶的行情并不是很好,處于一個不高不低的狀態。

      某交易平臺“大盤指數”顯示,從今年1月到5月初,“大盤指數”上漲了30%,5月至今處于小幅波動的狀態。梁源也稱,“之前漲到一定高度了,現在需要消化一下,茶葉漲跌也是有周期的。如果要短線操作的話,一般建議還是玩新茶,新茶波動頻率比較快。如果你是做中長線投資的話,現在就可以適當建倉一點,分批進場的話,成本價就會低一點”。

      

     

      某交易平臺“大盤指數”走勢。

      有兩名經紀人鼓動記者購買新茶,“現在價格行情起來了”。

      而記者加入的多個收購“倉頡號”的群,每天都有群友發布收售“倉頡號”的行情信息,貌似也較火爆。

      在芳村,除了大益茶,其他一些品牌的普洱茶也存在炒賣的情況,但都沒有像大益茶這樣火熱。

      “大益茶的流通性和品牌知名度最好,而且普洱茶跟茅臺酒一樣越陳越香,并且也有一定的市場需求,有些老板送禮都是送幾萬一提的茶葉。”梁源稱。

      記者了解到,2007年和2014年,芳村的茶市出現過兩次“崩盤”,但此后炒茶卻愈演愈烈。

      對于現在的茶市,多位平臺經紀人都表示不會再出現“崩盤”的情況了。

      “14年(2014年)之前炒茶的圈子主要是在兩廣,現在全國各地都有資金進來,我們的客戶很多都在省外,現在已經形成一種穩定的體系了。”李濤稱。

      梁源分析稱,“大益在營銷上有很多玩法,比如這次‘倉頡號’可以在益友會APP搶購2萬片,搶到后轉手一賣就能賺一萬,明著給你錢掙,這樣就會吸引到很多圈外的玩家和資金進來。”記者注意到,要想在“益友會”APP搶購一餅“倉頡號”,需要先成為尊享會員,該會員的費用為2500元/年。

      

     

      “益友會”尊享會員年費為2500元。

      梁源還表示,現在茶市上也有拿出上億資金的玩家來“割韭菜”,“能拿出一兩個億的,有些是公司資金,有些是融資來的。比如某個大老板看好某款茶,就湊個幾億的資金,把價格炒起來。等到把價格拉到某個價位,就分批賣出。他們也不會一次全部賣出,這樣市場會崩盤的,對自己也不好”。

      “說得再明確一點,這就是一場賭博。”李濤直言。

      7月8日,廣州市荔灣區南方茶葉商會曾發表《倡議書》?!冻h書》表示,為配合國家防范金融風險的統一部署,防范非法集資、非法詐騙、非法期貨交易等金融類違法違規行為的風險,共同維護茶葉市場的繁榮穩定,各會員單位在交易過程中應以各品牌廠家官方的配貨信息、合同、訂貨單等實物交付憑證作為交易的依據并能夠保證實際交付貨物。

      

     

      位于芳村的南方茶葉市場。圖片來源:每經實習記者陳浩攝

      律師:涉嫌違規

      對于此次“倉頡號”爆雷引發的風波,有芳村茶市從業人員認為,“炒茶是一種市場行為,最后成為公共事件的是那些打架斗毆。同時,監管是很困難的,現在市場上都是私人賬戶在運營?,F在唯一的壓力是天價茶的問題。”

      那么,這類大益茶的市場交易是否違規?

      “涉嫌違規,設立交易所的人員或單位涉嫌刑事犯罪。”上海新古律師事務所王懷濤律師表示,《國務院關于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的決定》第三條:凡使用“交易所”字樣的交易場所,除經國務院或國務院金融管理部門批準的外,必須報省級人民政府批準。據《期貨交易管理條例》第六條,設立期貨交易所,由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審批。實際上,如果只是單純的交易平臺,這沒有問題。但如果涉及期貨的話,就違法了,“即便沒有使用相應字眼,但也不代表合法,主要看實質”。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宋一欣則對記者表示,當中可能涉及違規,具有類金融特征涉及違法銷售金融產品。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如果是收藏、現貨交易等個別交易,這沒問題。但如果超出商品屬性成為交易市場,定向做期貨和遠期,這肯定不行,“有組織的規范交易所性質,肯定要報備和經過審批。不然可以取締”。

      那么民間炒作大益茶的行為,云南大益對此如何看待?公司在其中扮演何種角色呢?

      7月14日,云南大益就媒體質疑的“市場炒作”事件作出回應,稱大益集團一直嚴格要求大益茶銷售體系的合作經營主體依法誠信經營,交易過程中要求以合同、貨單等憑證與信息作為現貨交易依據,保障實物交貨,禁止非法經營,自覺維護市場和諧秩序和行業健康發展。

      就以大益茶為代表的炒茶亂象,廣州茶葉協會某負責人近日曾對媒體表示,隱藏在“倉頡號”事件下的普洱茶金融化現象必須被社會所遏制、根除。但如何打擊這種現象,目前還沒有具體的對策,不少茶商也對此持悲觀態度。

      廣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向記者回復稱,此次的“倉頡號”爆雷事件涉及金融欺詐,目前廣州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和公安部門已經介入調查。

      廣州市荔灣區宣傳部也向記者確認相關部門已經介入調查,對于具體的調查進展,記者按要求發送了采訪函,但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復。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好茶推介

      

     

      國營黎明茶廠出品,普洱生茶,限量版香港回歸10周年紀念餅,2500克/大餅,每餅獨立編碼,市場非常稀少見。高端大氣上檔次。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主辦單位:湖北遠亮茶業有限公司
    ?
    少妇高潮喷水惨叫久久久久电影_少妇与黑人ZOXXXX视频_少妇未穿内裤坐公交高潮_首页